红足666814旧版 红足666814旧版 红足666814旧版

西安长安城饭店大屠杀案侦破纪录片

2005年2月25日,春天寒冷的西安,又下雪了。正月十五,元宵节过了鞭炮成瘾的古城,令人窒息的火药味还未散去。红灯笼仍然挂在每家每户的门楣上。

当天发表的陕西报纸,都在头版报道了一条最引人注目的新闻。这一消息震动了西安古城。古城的大街小巷,酒楼酒楼,如野火一般蔓延开来。

西安曲江六号凶杀_西安凶杀案_西安烟草马某案

西安烟草马某案_西安曲江六号凶杀_西安凶杀案

“长安城饭店大屠杀”解决了。

被这个消息唤醒的记忆就像一条漫长的时光隧道,将人们带回到十一年前的那个血腥日子。

1993年6月,4名70多岁的日本游客小泽图美子、他的两个哥哥杉山中一郎、杉山力树和妹妹安倍文美来西安旅游。

6月8日,小泽图美子的姐姐和两个哥哥在西安长安城饭店遇害。6月17日,小泽图美子回到日本,因过度悲痛心脏病突发去世。

日本最有影响力的媒体都用同情的语言报道了这一消息。

固定内存

1993年6月8日,在长安城饭店住宿的三名日本老年游客遇难。

事发当天,日本驻华大使馆立即派员赴西安了解情况并处理后事。这起骇人听闻的命案随着世界各大媒体的电波迅速传遍全球。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领导对影响如此之大的恶性公安案件作出批示、严厉言辞,要求警方全力以赴,以闪电般的速度破案。该案被公安部列为1993年中国第一大刑事案件。

尽管省、市两级公安机关辛勤工作,集结全省100余名精锐士兵日夜侦查,案情进展每天都要向上级汇报,但案件已总是模糊不清。能找到罪魁祸首。

从那以后,这起悬案已经十多年没有破案了。

西安凶杀案_西安曲江六号凶杀_西安烟草马某案

事件长安城堡饭店

十一年前的1993年,位于西安南门的长安城堡酒店刚刚落成,开始接待游客。

被称为“中国第一城墙”的西安城墙是中国保存最完好的古城墙,南门是它的第一道门。西安周围有深广的护城河,河水碧波荡漾,有可在河上起降的木制吊桥,城上有敌楼,有防御敌人的箭塔,城门口的瓮。

每当有贵宾来访,西安常常在这里举行隆重的入场仪式。

长安城堡酒店位于南门广场西南角,与西安南门隔江相望。

长安城堡酒店是当时西安为数不多的五星级酒店之一。酒店外观古色古香,风格独特,古朴庄重,与周围广场绿地和明代城墙融为一体,让人对这座曾经有历史的城市肃然起敬十三代古都文明。

可谁能想到,这家五星级酒店刚开业不久,就发生了如此骇人听闻的血案。

1993年6月8日杂志

1993年6月8日上午,参与侦破此案的民警还记得,晚上下了雨,黎明时分,阴霾逐渐散去,金色的阳光明媚宜人。那是旅行的好天气。

早上九点,和往常一样,一个日本高级旅游团在早餐后聚集在长安城堡酒店大堂,开始新的一天的旅行行程。三个人。这三个人分别是杉山忠一郎、杉山力纪和阿部文美。三人是兄弟姐妹。导游只记得早餐时没有看到他们。会不会是老人太累了,睡过头了?

导游问小泽多美子,小泽多美子说昨晚太累早睡了,她也不知道。

导游来到他们的住所,酒店的638房间,叫门。没有答案。叫了许久,还是没有动静。导游感到不安。难不成他病了?这三个人都很老。

门一打开,鼻孔里就充满了血腥味。杉山忠一郎被绑着,嘴上缠着胶带,倒在血泊中。房间里乱七八糟的,到处都是血。安倍文美和杉山忠一郎躺在浴室的浴缸里,也被打死了。

西安烟草马某案_西安曲江六号凶杀_西安凶杀案

刑警大队听说民警出动,在现场勘查中,技术人员发现杉山陆被利器割伤颈部,导致右动脉破裂,导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右动脉因颈部切口破裂,导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

凶手的作案手段极其残忍,几个人的眼睛都被剜了出来,所以不排除有仇杀的可能。凶手作案后相当平静,在案发现场有明显被仔细擦拭过的痕迹。看来罪犯反侦查经验丰富,应该是惯犯。也许是一个被敌人雇佣的职业杀手?

尽管歹徒对现场进行了细致入微的破坏,几乎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但时任西安市公安局八局技术科副科长、绰号“踪迹探测大师”,依旧没有轻易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放弃尝试。

在浴室里,他在毛巾架上发现了一条毛巾上的血迹,他认为凶手在杀人之后已经洗手并擦掉了毛巾上的血迹。如果是这样,理论上,他很可能会留下血淋淋的指纹。最容易留下指纹的地方是浴室和客房门把手。

如此推理,细心如头发的张大刚,果然在浴室内的门锁锁柄上方,发现了几道很浅的红色丝线。经过仔细的技术处理,一个淡蓝色的食指桶状血清指纹完全显露出来。

应该说,案件的侦破已经初见端倪,至少已经有了一份至关重要的罪犯身份档案。专案组精神振奋。

调查的大网已经铺天盖地的打开,可疑点一一出现,嫌疑人一一出现。然而,令人沮丧的是,一一被否定和排斥。

刑警的调查追查到了日本。在日本警方的配合下,对杉山忠一郎、杉山力树、阿部文美、小泽多美子的所有亲属、社会关系、人际交往等进行了多次筛查。筛查结果与中国相同。调查网络被压倒性地打开,可疑点一一出现,一一被拒绝排除。

天堂有眼睛

1994年公安部要求全国公安机关建立指纹档案,西安警方将1993年“6.8”案列为重点比对案。

2002年,公安部建立了全国未破凶杀案指纹库。

本案侦破先到这里,让我们重温新华网北京2004年4月22日报道的一则新闻:

2003年7月,公安部组织开展了全国“指纹破案攻坚战”。全国各级公安机关破获危害严重、影响恶劣的重大跨省案件,累计立案1万余件,抓获大批长期在逃犯罪分子。嫌疑人。

西安烟草马某案_西安曲江六号凶杀_西安凶杀案

据公安部相关负责人介绍,历时半年多的全国公安机关“指纹破案战”聚焦跨地域犯罪,长期未破案件为主针对,依托信息网络和指纹自动识别系统,加强打击犯罪的针对性和主动性。

广西,千里之外。公安机关在打响指纹攻坚战时,对各大城市的未决指纹案件进行了交叉核对。桂林的指纹数据由贵港市公安局比对。

2004年7月4日,广西贵港市刑侦支队五大队民警马华峰在现场比对指纹时,顿时眼前一亮。他发现,1993年西安“长安城堡饭店特大杀人案”现场采集的指纹与其中一个匹配的指纹非常相似。

两者对比,虽然电脑的分数只有700多分,属于“低分考生指纹”西安凶杀案,但马华峰并没有放弃,还是仔细反复对比。此外,在指纹比对方面,专家的人眼比计算机更可靠。他比比比对,直到确定了两个指纹的起点、终点、发散等12个稳定特征,以及两个指纹的图案和间距。可以确认两个指纹是同一个指纹。马华峰立即报告了他的惊人发现。

警方立即寻找指纹的主人。电脑指纹档案中的信息显示,这个完全匹配的右手食指指纹来自桂林市将军路2号名叫海庭的回族青年。这是三年前留下的指纹。可能连他自己都忘记了。

电脑指纹档案中的信息还显示,2001年4月1日,桂林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警犬大队民警在工作时在街边抓获了一批赌徒。虽然这只是一起警方的小案子,但好在警方没有忘记留下指纹档案。其中一个有海庭的指纹。

案件的侦破是“幸运的”,让我们感到惭愧。

这个案件的这个关键细节也告诉我们,即使建立了计算机指纹档案,如果无法实现全国联网,重要的侦破线索和证据仍会年复一年地沉睡在档案中,犯罪分子也会年复一年地沉睡。有罪不罚。

抓获的罪犯

广西省公安厅刑侦大队立即将比对结果上报公安部。接到公安部通知当日,陕西警方一行8人飞往桂林,共同制定寻找抓捕海庭的作战方案。

2004年7月9日20时17分,桂林警方组成的抓捕小组得到了确切消息:海婷现身桂林市东安街某娱乐室。指挥部下令立即进行逮捕。不知情的海庭被捕。

经过18个小时的正面交锋,海庭全线崩溃,开始了“竹筒倒豆”的概括解说。

7月10日0时20分,海庭向同伙曹彪供认一小时后,民警查明曹彪本名曹修德,家住桂林市中山南路26号。警方立即在曹修德家中将其逮捕。

西安烟草马某案_西安曲江六号凶杀_西安凶杀案

海婷,1975年出生,初中文化。曹修德,又名曹彪,1970年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广西桂林人。1987年,曹修德以盗窃罪被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

案例回放

1993年6月,梦想一夜暴富的海婷和曹修德决定冒险一赌。

两人决定抢劫日本游客。根据曹修德的经验,日本人有钱,有随身携带大笔现金的习惯。

至于作案地点,他们选择了西安。

选择西安有两个原因:一是海婷和曹修德都去过西安,熟悉西安的地理环境,而曹修德在临潼一家旅游用品店做销售员。西安凶杀案,西安,1992年4月至10月。几个常见的日语句子。二是西安与桂林相距千里。曹修德说,就像流星一样,来去无踪,一枪就跑。这既是随机事件,也是突发事件。“走私者”在找鬼吗?

1993年6月7日上午,海婷和曹修德乘火车从桂林抵达西安。在火车站附近的宾馆办理入住手续后,两人前往西安各大酒店购物,购买了剪纸、胶带、袜子等作案物品。当晚九点多,他们抵达西安南门外的长安城堡饭店。

十分钟后,一个日本旅游团来到酒店,下车的人多为老人。曹和海在大堂的圆形沙发上看着办完住宿手续,跟着他们登上了观光电梯。客人们都住在六楼,他们也在六楼下了电梯。

这时,他们发现两名日本老人住在离电梯最近的638房间。他们下到一楼,继续观察六楼的动向。见没有人上去,两人再次走进电梯,曹修德对海廷道:“我去叫门,门一开,我们就冲进去。”

这时,638房间的大姐杉山忠一郎刚刚放下了大姐阿部文美的电话。电话里,安倍文美让他去楼下的商品部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买的。纪念品。

这时,曹修德已经来到638房门口,伸手按门铃。

门铃响了,外面一个看起来像服务员的男人正在用日语叫门。毫无防备的杉山力树去开门。他刚打开门,就有人冲了进来。杉山不可能再把门关上。

“把钱拿出来!” 曹修德将刀放在杉山梨的胸口,一边用日语点着两个日本人,一边用手把电视的音量调大,不让任何人听到房间里的异响。以防止受害者呼救。

西安曲江六号凶杀_西安凶杀案_西安烟草马某案

曹修德和海庭将两名日本老人按在床上,用胶带封住他们的嘴,将他们的手脚绑起来。随后,海庭将两人身上的现金交了过去,曹修德检查了两人的行李箱。海庭从两个日本老人腰带的内袋里找到了一些日元,曹修德也在旅行包里找到了很多日元。还没等我数完,门铃就响了。

突如其来的门铃响起,吓坏了两个不法之徒。

门外的人是安倍文美。

已经冷静下来的海婷突然打开门,在阿部文美回过神来之前,将她拉了进去。曹修德立即冲了过来,用胶带封住了阿部的嘴,将她拖进浴室杀人。

按照他们预定的计划,拿不到钱就不杀人,拿到钱就杀人。三兄弟惨死在他们手上。此后,作案经验丰富的曹修德小心翼翼地抹去可能留下的痕迹。

随后,两人离开了长安城堡饭店。在环城东路的垃圾桶里,他们烧掉了身上的血衣,一夜之间离开了西安。在西安总共呆了不到24小时。

回到桂林,两人将偷来的20万日元兑换成人民币,​​各分1.1万元。海廷和曹修德分赃后一致认为这是一起重大谋杀案,三名日本人被杀。如果他们翻过来,两个头就不够了。为了避免意外,两人不再交流。这个秘密一直保密,直到他们被送到火葬场火化。

审判

2005年2月25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海婷、曹修德抢劫杀人案。

上午10时00分,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大法庭外响起了沉重的枷锁,海婷和曹修德戴着黑头巾被带到了法庭。庭审开始后,两人脱下头巾接受审讯。海廷和曹修德不肯认罪。曹修德甚至当庭不认罪,坚称“我无罪”。

当年公安机关从案发现场提取的血指纹与海婷右手食指的指纹完全一致。现场调查和法医鉴定与海婷、曹修德在调查过程中多次供述基本一致。他在西安下榻的酒店和他兑换日元的地方的鉴定结果是一致的。2005年3月8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曹修德、海婷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活着很累,但死了也不想死。” 看守所里,海廷的脸色憔悴阴沉,再也看不到记者手电筒下他在法庭上的冷漠表情。

截至记者发稿时,二审尚未得出结论。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曹修德和海廷自己的估计“要是翻过来,两个脑袋就不够砍了”。他们没有错。报纸专题/魏亚华

相关话题:民主与法律时代